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tg_head.htm
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女内裤 >

也有其他地方收购过来的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11-14 16:40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著名的爱国人士阿沛·阿旺晋美同样出生在甲玛乡。距“松赞干布纪念馆”不远处,是一座古老的庄园——赤康村霍尔康庄园,阿沛·阿旺晋美就成长在这个庄园里。记得2011年第一次来到这座庄园时,一位70多岁的老人指着庄园东南角落的一处废墟说:“阿沛·阿旺晋

著名的爱国人士阿沛·阿旺晋美同样出生在甲玛乡。距“松赞干布纪念馆”不远处,是一座古老的庄园——赤康村霍尔康庄园,阿沛·阿旺晋美就成长在这个庄园里。记得2011年第一次来到这座庄园时,一位70多岁的老人指着庄园东南角落的一处废墟说:“阿沛·阿旺晋美就在这里出生。”

不过,在甲玛乡,许多人提起“密芒”,会津津乐道地讲出一大堆故事来。因为这里,出土了“密芒”最大的石刻棋盘。

在上文所述的“藏式门柱”两边,还有两块不大的石碑。右边刻的是阿沛·阿旺晋美的题字:“美丽的墨竹工卡县甲玛乡旅游区”。

在西藏文化历史中,很多人可能忽略了藏式围棋“密芒”的发展变迁,因为会下这种棋的人少之又少。

甲玛乡赤康村的农牧民多吉,一个有着远见卓识的藏族汉子,在他的组织和带领下,2012年12月18日,一支只有14人的业余民间艺术队成立了。这些成员,全部自愿学习甲玛谐钦。“这个民间艺术团叫‘甲玛赤康雪业余文艺队’。而且‘甲玛谐钦’这种歌舞形式,是我们这里才有的。”多吉说。

不过,令次仁有些尴尬的是,他想下“密芒”时,却找不到合适的棋友。因为“密芒”棋,现在已基本失传。

从纪念馆进门的左边开始,我们徜徉于历史的长河。那些过去、当下,似乎还有未来,都深藏于此。

甲玛乡中心小学校长次仁对“密芒”的下法知晓一二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会下一点。”他还讲,阿沛·阿旺晋美是“密芒”高手,“我曾经看过他下‘密芒’,是我见过下得最好的藏式围棋棋手。”次仁说。在次仁的办公室里,也收藏着大小不一的诸多“密芒”石刻棋盘,有本地出土的,也有其他地方收购过来的。

在赤康村一个农家小院里,甲玛赤康村的几位农牧民业余舞蹈演员正在排演甲玛谐钦——这是一种边舞边唱的集体表演形式,在歌舞表演期间,可以看出有“锅庄”的影子。

车行驶在甲玛宽阔平坦的乡间公路上,那幢深红色的建筑,把所有目光都聚焦——这便是“松赞干布纪念馆”。

据甲玛乡赤康村的老人讲,甲玛谐钦已经流传1000多年了,这种歌舞形式相传始于松赞干布时期。掰指一算,起码也有1300多年的历史。但由何人所创,已经无从查证。换句话说,甲玛谐钦是不是有了这么多年的历史,也无从查证。但我对“1300”这个数字深信不疑,因为这里,应该能产生这样的历史文化。

1999年夏天,甲玛乡的村民扎西在自家房基上动土时,突然发现了一块刻着纵横交错线条的岩石。后经有关藏学专家考证,这是一块松赞干布时期的藏式围棋“密芒”棋盘。这块棋盘厚18厘米、长117厘米、宽55厘米,中央刻有长宽各44厘米、纵横各17道的方格线路,石头两端的角上,还有两个直径11厘米、深5厘米的碗状石槽,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“密芒”棋盘。如今,这块棋盘被西藏博物馆收藏。

在百度上搜索一下“甲玛乡”,约有34700个结果;再搜索一下“赤康村”,约有5000个结果。来到甲玛乡入口处,便可看到所有结果的结果——一个巨大的藏式门柱,上书“松赞干布出生地”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图文资讯

也有其他地方收购过来的
也有其他地方收购过

  著名的爱国人士阿沛·阿旺晋美同样出生在甲玛乡。距“松赞干布纪……

[详细]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tg_foot.htm